• <acronym id="aqquo"><optgroup id="aqquo"></optgroup></acronym>
    <legend id="aqquo"></legend>
    <sup id="aqquo"></sup>
  • <blockquote id="aqquo"></blockquote>
    首頁(yè)電影千鈞一發(fā)評分8.8分

    千鈞一發(fā)

    導演:安德魯·尼科爾 編?。?/span>安德魯·尼科爾 

    主演:伊?!せ艨?烏瑪·瑟更多

    年份:1997 類(lèi)型:劇情  

    地區:美國 

    狀態(tài):正片片長(cháng):106分鐘

    《千鈞一發(fā)》劇情介紹

    《千鈞一發(fā)》是由安德魯·尼科爾執導,安德魯·尼科爾編劇,伊?!せ艨?烏瑪·瑟曼,裘德·洛,艾等明星主演的劇情,電影。

    《千鈞一發(fā)》是一部科幻電影,講述了一個(gè)未來(lái)世界中基因決定命運的故事。主人公文森特出生時(shí)就被賦予了不良的基因,導致他一生都要面對健康問(wèn)題和短暫壽命的困擾。為了實(shí)現自己的夢(mèng)想,他與一個(gè)擁有優(yōu)秀基因但卻身體殘疾的人交換身份,并通過(guò)隱藏自己的基因信息來(lái)逃避警方的追捕。在逃亡的過(guò)程中,他們遇到了一群反抗基因主義的人,并最終成功改變了自己的基因,實(shí)現了自己的夢(mèng)想。這部電影通過(guò)講述一個(gè)個(gè)體與基因命運的斗爭,探討了科技與人類(lèi)自由意志的關(guān)系。

    《千鈞一發(fā)》別名:變種異煞(港) 自然人 戛塔卡 伽蒂卡 太空夢(mèng) 基因代碼,于1997-10-24上映,制片國家/地區為美國。時(shí)長(cháng)共106分鐘,總集數1集,語(yǔ)言對白英語(yǔ),最新?tīng)顟B(tài)正片。該電影評分8.8分,評分人數258525人。

    《千鈞一發(fā)》演員表

    《千鈞一發(fā)》評論

    同類(lèi)型電影

    • 更新HD

      莫斯科保衛戰

      Yakov Tripolsky,米哈伊爾·烏里揚諾夫,亞歷山大·戈洛博羅德科,布魯諾·弗雷因德利赫,Nikolai Zasukhin

    • 更新HD

      睡美人之終

      櫻井由紀,高橋一生,成田凌,滿(mǎn)島真之介,阿部純子,山谷初男

    • 更新HD

      粉身碎骨

      巴瑞·紐曼,克力文·李托,夏洛特·蘭普林,迪恩·賈格爾,Victoria Medlin,保羅·科斯羅,羅伯特·東納,蒂莫西·斯科特,Gilda Texter,安東尼·詹姆斯,阿瑟·馬利特,卡爾·斯溫森,賽文·達爾登,Delaney &amp; Bonnie &amp; Friends,李韋弗,湯姆·里斯,歐文·布什,Elizabeth Harrower,約翰·阿莫斯,瓦爾·埃弗里,邦妮·布拉姆利特,Delaney Bramlett,麗塔·考里基,Robert Foulk,David Gat

    • 更新HD

      艾特熊和賽娜鼠

      朗貝爾·維爾森,波利娜·布倫納,安妮-瑪麗·盧珀,皮埃爾·巴頓,多米尼克·莫林,布麗奇特·維圖德斯,帕特里斯·梅勒內克,費奧多爾·阿特金,揚·勒·馬迪克,倫納德·盧夫,文森特·格拉斯,帕特里斯·多齊爾,雅克·西龍,佩蕾特·普拉迪耶,福里斯特·惠特克,麥肯吉·弗依,勞倫·白考爾,保羅·吉亞瑪提,威廉姆·H·梅西,梅根·莫拉莉,尼克·奧弗曼,杰弗里·懷特

    • 更新HD

      好奇害死貓

      劉嘉玲,胡軍,宋佳,林源,廖凡

    • 更新HD

      機遇之歌

      博古斯瓦夫·林達,塔德烏什·羅姆尼斯基,比涅尤·扎塔西奇斯,伯格斯拉娃·帕韋萊茨,馬爾澤娜·泰巴拉,亞切克·博爾科夫斯基,亞切克·薩斯-烏赫里諾夫斯基,亞當·費仁希,莫妮卡·戈茲克,齊格蒙特·哈布納,伊雷娜·比爾斯卡

    • 更新HD

      朱門(mén)巧婦

      伊麗莎白·泰勒,保羅·紐曼,伯爾·艾弗斯,杰克·卡森,朱迪絲·安德森

    《千鈞一發(fā)》影評

    2347有用

    靈魂無(wú)基因??!

    《千鈞一發(fā)》是一部融合了科幻和驚悚元素的電影。故事發(fā)生在未來(lái)世界,科技的力量已經(jīng)超越了一切,基因決定了人們的命運。主人公文森特出生時(shí)就被注定擁有不良的基因,他的夢(mèng)想是漫游太空,但基因限制了他的能力。他遇到了杰羅姆,兩人決定互相交換身份,以實(shí)現各自的夢(mèng)想。然而,一宗謀殺案和一根睫毛的發(fā)現讓事情變得復雜起來(lái)。他們必須解決這個(gè)問(wèn)題,否則計劃將徹底失敗。電影展現了未來(lái)科技的力量和基因決定命運的主題,并引發(fā)觀(guān)眾對人類(lèi)基因倫理和道德的思考。影片緊張刺激的劇情和出色的演技給觀(guān)眾留下了深刻印象。這部電影不僅是一部科幻驚悚片,也是對未來(lái)社會(huì )發(fā)展的一種警示和思考。

    新西蘭作家兼制片與導演Andrew Niccol可真讓人吃驚!

    他1997年自編自導的第一部電影《Gattaca》實(shí)在是一部天才之作。故事對基因決定論的描述,對生物科技突飛猛進(jìn)后未來(lái)世界的秩序與偏見(jiàn)的刻畫(huà)都讓人一下子想起來(lái)赫胥黎的《美麗新世界》(Andrew Niccol據說(shuō)將執筆《美麗新世界》的劇本,由導演Ridley Scott于2011年搬上銀幕),但比《美麗新世界》似乎還更進(jìn)一步,尤其在科幻的份量上;但更為可怕的是這部1997年的電影所描述的基因歧視恐怖世界,竟原來(lái)絕非天方夜譚。


    1

    基因工程自從1973年后美國生物學(xué)家Stanley N. Cohen 和Herbert W. Boyer將DNA分解成段并重新組合后有了突破性的發(fā)展,并以1990年美國的人類(lèi)基因組計劃為標志進(jìn)入了一個(gè)新紀元,今天的生物科技不僅能夠克隆,轉基因,甚至還能創(chuàng )新物種?;蚩萍嫉陌l(fā)展帶動(dòng)了優(yōu)生學(xué),美國一位醫生的曼哈頓與洛杉磯診所已經(jīng)幫幾千對夫妻選擇孩子的性別,并宣布在未來(lái)的幾個(gè)月內將實(shí)現選擇后代的眼睛、頭發(fā)顏色,以及膚色。

    在A(yíng)ndrew Niccol創(chuàng )立的Gattaca世界里,這樣的優(yōu)生診所已是社會(huì )流行,實(shí)際上,也只有付不起錢(qián)的窮人才會(huì )選擇“劣等”自然生育,因為診所里培育出來(lái)的強化基因受精卵,是“自然受孕一千次也達不到的奇跡”。 當父母對這種強化基因小孩有所質(zhì)疑的時(shí)候,醫生還很貼心的回答:“別擔心,孩子還是你們自己的基因結晶,不過(guò)是最優(yōu)的結晶?!?br>
    一旦全社會(huì )都在制造這種“最優(yōu)結晶”,整個(gè)人類(lèi)社會(huì )的結構便發(fā)生了深遠變化。人種、地域、性別等因素不再重要,因為比較“最優(yōu)結晶”, “次優(yōu)結晶”或者“自然結晶”很明顯成了體制的殘次品,被系統性歧視排斥鄙視。而造成這種新型基因歧視存在的關(guān)鍵,我想,一方面是社會(huì )自然競爭的結果,但更重要的,是基因決定論。

    基因決定論認為,一個(gè)人的行為、個(gè)性和樣貌都是由基因唯一決定的,人的基因有優(yōu)劣之分,人類(lèi)應致力于“改良品種”。納粹德國就曾經(jīng)利用基因決定論鞏固金發(fā)碧眼白皮膚的雅利安人種的“高等”地位,作為屠猶的論證。生物學(xué)家Richard Lewontin, Steven Rose和Leon Kamin 這樣總結基因決定論的理論體系:

    “生物(基因)決定論者們實(shí)際上在探求人之所以為人以及人類(lèi)行為的根本。他們認為人類(lèi)生命以及行為是構成人體細胞的生物化學(xué)物質(zhì)特性的結果;并且這些特性都是由人體基因的構建所唯一決定的。最終,一切人類(lèi)行為——也就是全部人類(lèi)社會(huì )——都由一系列要素決定,從基因到人之個(gè)體到全部人類(lèi)的行為總和?!?br>
    但實(shí)質(zhì)上,現代基因工程技術(shù)的發(fā)展,并不能得出任何決定性的結論。比如通過(guò)對基因順序的檢測,我們可以預測出一個(gè)人患老年癡呆癥的幾率,但這個(gè)幾率目前只能達到5%左右;哪怕是電影《Gattaca》中基因技術(shù)高度發(fā)達的未來(lái)社會(huì ),對各種疾病以及壽命的預測幾率依然不能達到100%。但人們往往把概率和實(shí)際發(fā)生混淆起來(lái)。概率講的是從統計角度出發(fā),某事件若多次重復,出現某種可能的百分率;而作為人這個(gè)獨特的個(gè)體來(lái)說(shuō),概率只能代表一種可能——30%患心臟病的概率并不能預測出來(lái)這個(gè)人將來(lái)一定會(huì )患心臟病,他/她還有70%的可能完全不會(huì )患病。

    基因決定論目前仍是生物學(xué)界辯論的主題,也有不少知名學(xué)者支持基因決定論,比如1998年,美國國家癌癥學(xué)院生化實(shí)驗室的基因結構及規范主席,生物學(xué)家Dean Hamer在他的著(zhù)作《與基因共生》中就說(shuō)每個(gè)人的“核心性格”都是“自出生以來(lái)便銘刻進(jìn)身體,就如同自己眼睛的顏色一樣,是父母基因的饋贈”。紐約州冷泉港實(shí)驗室主管,DNA結構的共同發(fā)現者James Watson也說(shuō)過(guò)“我們的命運由我們的基因決定”。


    2

    基因決定論的存在使得基因歧視成為不可避免的結果。早在1982年,美國律師協(xié)會(huì )會(huì )刊就刊登過(guò)一篇文章指出至少有六家知名化工廠(chǎng)定期給員工驗血以確診誰(shuí)更易受化學(xué)物質(zhì)的影響,雖然其中兩家公司,杜邦與陶氏,都否認使用檢測結果來(lái)決定雇工需要?;蚱缫暸c種族、性別、年齡、國籍等歧視最大的不同就在于,這并非是基于實(shí)際發(fā)生事件的歧視,而是一種推測性歧視,是基于將來(lái)某種狀況發(fā)生的可能幾率而實(shí)施歧視,同時(shí)完全無(wú)視事件根本不會(huì )發(fā)生的幾率。這種推測性歧視使得對抗之的手段變得十分有限,因為在法律上很難證實(shí)某種基于推測的歧視。所以,盡管美國2008年五月21日終于通過(guò)了歷史性的《反基因歧視法》,其有效性仍待考察。

    其實(shí)在Gattaca世界里,雇工的基因歧視也是違法的,但“沒(méi)人嚴肅對待”。雇主可以采取各種手段獲得應試者的基因——茶杯,擦手的紙巾,不經(jīng)意掉落的毛發(fā)——基因隱私權只是個(gè)不可能實(shí)現的概念。電影中還有便宜的街頭基因檢測站,剛和人接吻的姑娘可以去哪里用棉棒在口中一擦便得出對方的全部基因信息——智商、得各種疾病的幾率、預期壽命等。而當主人公文森特(Ethan Hawke)打倒夜店后門(mén)守衛警員逃跑后,隨即趕來(lái)的警探命令倒在地下呻吟的警員第一句話(huà)是:“哪兒也別碰,別吞口水”,然后迅速用棉簽獲取了警員身上攜帶的文森特基因才讓他起來(lái)。

    我看到這兒,覺(jué)得又是好笑,又是毛骨悚然。如果人類(lèi)的一切都能夠通過(guò)基因分析而得出確定結論,如果我們的喜怒哀類(lèi),我們的愛(ài)情與傷痛,有一天都能夠變成冰冷的化學(xué)公式,如果我們每個(gè)人都能用符號代替,都能被無(wú)限復制,包括界定我們之所以是“我”的獨特思想與記憶,那將是一個(gè)多么恐怖的末世!到那一天,“我”將不復存在,剩下的,只是“有機體”,只剩下面目相同的“完美結晶”們,就好比今天打開(kāi)電視,屏幕上全是削過(guò)骨隆過(guò)鼻減過(guò)肥墊過(guò)下巴千遍一律的人造美女一樣——我們距離Gattaca的世界,究竟還有多遠?


    3

    2008年美國耶魯大學(xué)的心理學(xué)教授John Bargh博士與助手展開(kāi)了一項實(shí)驗,41位志愿者被要求描述他們對一位陌生者的第一印象。所有人看到的陌生人的圖片與聽(tīng)到的介紹都完全一樣,但在說(shuō)出自己的印象之前,實(shí)驗助手會(huì )不經(jīng)意的讓志愿者幫他拿一下自己的杯子,杯里有時(shí)是熱咖啡,有時(shí)是冰咖啡。實(shí)驗結果表明,拿到熱咖啡的志愿者比拿冰咖啡的對同樣的陌生人明顯印象更好。類(lèi)似的實(shí)驗后又在53位志愿者身上重復,要他們對一種理療熱墊進(jìn)行評估,作為獎勵,事后或被贈一個(gè)小禮物,或得代金禮券。實(shí)驗結果發(fā)現,評估時(shí)理療墊是熱的大都選擇要代金禮券,而涼的則會(huì )選禮物。

    美國國家公共電臺NPR在播報這則新聞的時(shí)候,記者忍不住評論:究竟多少“我們的思想”真正是我們自己的呢?我則忍不住想那個(gè)經(jīng)典的婚姻笑話(huà),成功太太的秘訣在于要讓老公以為所有想法都是他自己的,嗯,都是“他自己”的。

    一個(gè)更有趣的例子是哈佛大學(xué)的腦神經(jīng)專(zhuān)家Jill Bolte Taylor博士,她于1996年中風(fēng)左腦血管破裂,后經(jīng)治療恢復。Taylor博士這樣描述她中風(fēng)后的感覺(jué):“我失去平衡跌倒,靠在浴室墻上。我低頭看自己的手臂,但發(fā)現我竟無(wú)法感知自己身體的邊界——我不知道自己是從哪里開(kāi)始,又到哪里結束,因為構成我的手臂的分子和墻上的分子全混到了一起。我只能感到能量的存在?!铋_(kāi)始我有點(diǎn)恐懼,但很快我就為周?chē)木薮竽芰克?。我再也不能確定我身體的邊界,我感到自己變得巨大,舒展,似乎我已與周?chē)哪芰拷Y成一體,那感覺(jué)真是美妙?!边@種美妙,平靜,祥和,與世界融為一體的精神體驗,極似佛教的“天人合一”,“涅磐”,“超脫”。腦神經(jīng)專(zhuān)家的Taylor博士對這種現象的解釋很簡(jiǎn)單:人的右腦主管感性認識攝取信息,而左腦主管邏輯思考處理信息。當主管邏輯思維的左腦因為血管破裂停止運作之后,“我”就消失了,剩下的是不經(jīng)處理的原信息,這便是為什么她會(huì )無(wú)法分辨自己的手臂與墻壁,“所有的分子全混到了一體”;這也是為什么她只感受到能量的流動(dòng),感到自己融入了自然,無(wú)限平和美妙。

    原來(lái)道教坐禪要到達的物我兩忘的超脫境界,原來(lái)佛教精神上的涅磐,都可以通過(guò)自我訓練抑制左腦的邏輯思維來(lái)達到。難怪也有那么多人通過(guò)外力——靠毒品——來(lái)攝取激素抑制左腦制造精神高潮。2006年的電影《盲區行者》中,一種未來(lái)的毒品“D藥丸”長(cháng)期服用會(huì )導致左腦受損,造成左右腦矛盾,幻象頻現,物我兩茫。


    4

    《時(shí)代》雜志的評論員Michael Kinsley在2008年五月的評論中說(shuō):“先天自然與后天養成,其實(shí)并無(wú)多大差異。也許你的父母給了你優(yōu)良的基因,或者他們給你百萬(wàn)遺產(chǎn),或者他們就是高尚的人,教會(huì )了你節儉的美德與辛勤工作的道理。即使是最后這個(gè)例子,為何你就應該得到這些優(yōu)良的價(jià)值觀(guān)呢?這與繼承一對好基因究竟有什么不同?”

    也許,面對基因決定論,我們的確不該如驚弓之鳥(niǎo)過(guò)分懼怕,人因出生所造成的不平等過(guò)去有之,現在有之,將來(lái)也不會(huì )消失。反對基因決定論不不是為了阻礙基因技術(shù)的發(fā)展,并不是因為恐懼而放棄探索,放棄尋求生命的真相;相反,面對太多的未知,給予科學(xué)工作者們更多的自由,更大的空間才能更好的百家爭鳴,才能更接近真實(shí)。而在基因歧視問(wèn)題上,更重要的該是我們究竟要如何認知基因決定論。前哈佛大學(xué)校長(cháng)勞倫斯.薩默斯在2006年發(fā)布了女性缺乏數學(xué)及其他科學(xué)才能的講話(huà)后不得不引咎辭職——他發(fā)表這一言論的場(chǎng)合當然極不合適,顯然不吻合他校長(cháng)的身份——但另一方面,我卻也惋惜他的離開(kāi),畢竟,從純科學(xué)的立場(chǎng)出發(fā),難道我們不該研究為什么很多女性在語(yǔ)言方面具有優(yōu)勢,為社么黑人的彈跳與奔跑能力那么突出,為什么亞洲學(xué)生的運算技巧領(lǐng)先于美國學(xué)生?結論不一定都是基因——甚至我堅信基因只是要素之一,且遠非決定因素——但一個(gè)寬松的科研環(huán)境與嚴苛的立法執法體系應該相輔相成。最為重要的,具體到我們每個(gè)人,是我們對待歧視的態(tài)度。

    索尼公司在《Gattaca》1997年十月公映之前特意組織了一場(chǎng)面對哺乳動(dòng)物細胞生物學(xué)家學(xué)會(huì )的試映,在影片結尾,出現了愛(ài)因斯坦、林肯和美國最著(zhù)名的女運動(dòng)員Jackie Joyner-Kersee的照片,并伴隨著(zhù)字幕:如果基因工程和基因實(shí)驗早成事實(shí),那么這些名人將都不會(huì )出生——他們分別患有閱讀障礙,馬凡氏癥候群 及哮喘病。最后的總結字幕則是:“當然,另外一個(gè)絕不會(huì )誕生的人,那就是你?!痹囉车玫搅丝茖W(xué)家們的普遍好評,但公映時(shí)索尼公司還是決定去除最后的字幕與圖片——他們擔心會(huì )冒犯觀(guān)者的感受。

    我覺(jué)得很可惜,索尼公司的保守決定失去了讓這部影片掀起更為激烈辯論的機會(huì )。最后這些圖片的展示其實(shí)傳達了非常關(guān)鍵的一個(gè)信息:優(yōu)化基因的同時(shí)也祛除了激勵人類(lèi)不斷前進(jìn)最為重要的一個(gè)元素——痛苦、問(wèn)題、缺陷、不足?!巴昝馈笔亲8?,也是詛咒。影片中最為完美的杰羅姆是最無(wú)法面對失意的人,而根本被當作下等人的文森特倒永遠拼盡全力向著(zhù)理想努力,毫無(wú)保留。這種不合理的冒險,不畏死不自保的拼搏,就是人的精神,是潘朵拉盒底的希望,是獨立拆解的基因要素所無(wú)法總結推導的最大的不可能。這種精神讓我們認識到統計概率的空檔,讓我們?yōu)榱颂摶玫膼?ài)情與理想奮不顧身,讓我們能夠瞥見(jiàn)極限后匿藏的曙光,讓我們終于成為“我”,成為一個(gè)人。


    5

    拋開(kāi)基因優(yōu)化不談,盡管我不愿意相信科學(xué)技術(shù)的發(fā)展有一天能夠徹底破解人腦,我還是不得不考慮,如果基因決定論終被證明,如果“我” 最終將被解構成一堆要素:化學(xué)物質(zhì)、生物電、激素,那生命還有沒(méi)有意義?如果從一出生,人的命運就真如Gattaca世界中一樣被各種概率早已界定,甚至就連文森特的反叛精神都能一早被解析預測,那我們是否還有活下去的必要?

    縱觀(guān)人類(lèi)的發(fā)展史,其實(shí)不同階段對“人生意義”之界定并非一成不變。信息革命之前,我們強調人與動(dòng)物的區別,在于人的創(chuàng )造性,人的社會(huì )性思維,邏輯推理能力,我們強調“腦”;信息革命之后,電腦越來(lái)越強的模擬人腦,我們又開(kāi)始強調人性思維中非邏輯的感性成分,強調“心”。2009年的電影《終結者之救世主》結尾就宣稱(chēng)“人心無(wú)法編程”。但無(wú)論強調的是“腦”還是“心”,似乎“人生意義”都離不開(kāi)對人的界定,都在強調我們與這種或者那種存在形式的區別。每當新科技新事物新發(fā)現將原有的人的界限變模糊,我們就得恐慌一陣,似乎不證明“人”的優(yōu)越性,不維持“人” 在宇宙萬(wàn)物中的獨特地位,人生便失去意義。而這樣“唯我獨尊”的階級觀(guān)念,又與人類(lèi)社會(huì )內部的種種歧視有何差異?

    《Gattaca》中完美的杰羅姆選擇結束生命,因為他先天的基因設定讓他優(yōu)秀但不是第一,他后天的意外殘疾讓他可以感受生活卻無(wú)法再創(chuàng )造——他對生命本身失了興趣,一死了之。但杰羅姆所忽略的體驗本身,難道就沒(méi)有意義么?創(chuàng )造與實(shí)現的可能固然激勵人勇往直前,但正如世上沒(méi)有兩片完全相同的樹(shù)葉,從無(wú)到有的沿途風(fēng)景和人生細節對每個(gè)人來(lái)說(shuō)也是獨特的,是不可替代的,即使被拆分為化學(xué)物質(zhì)、生物電、激素、環(huán)境影響等獨立因子,也還得由人自己來(lái)綜合實(shí)現。而這種體驗經(jīng)歷學(xué)習成長(cháng)的過(guò)程,其實(shí)才是人生大部分時(shí)間都在實(shí)踐著(zhù)的工作,至于終點(diǎn)處蓋棺定論的成就,倒是錦上添花的次要元素了。

    《Gattaca》中文森特不懈拼搏所要證明的“靈魂無(wú)基因”,我想不該僅僅是指基因決定論最終無(wú)法預測人的未來(lái),不能解釋人的情感;更為重要的是,即使有一天基因科技能夠決定我們的“核心性格”,電腦程序能夠解釋我們的細微情感,生命的意義依然存在:感受,體驗,學(xué)習,這一切仍須由生命的實(shí)體來(lái)親身實(shí)現,無(wú)法替代。而除了為理想奮斗,除了實(shí)現目標,生命的意義,還在于每日三餐,腳踏實(shí)地,在于養一方赤子之心,在于被現實(shí)不斷撲打下卻依然熊熊不熄的求索火焰。生命的意義,正如羅素所總結,是對愛(ài)情的渴望,對知識的追求,和對人類(lèi)苦難不可遏制的同情——這才是真正的人之靈魂,不能轉化為公式,不是符號,不能復制,無(wú)法嫁接,不分優(yōu)劣,沒(méi)有基因。



    參考閱讀:http://www.depauw.edu/sfs/essays/gattaca.htm

    Sitemap冀ICP備15003424號

    Copyright ? 2020-2024 www.28e52.com [天龍影院]

    電影

    劇集

    綜藝

    動(dòng)漫

    統計代碼
    天天干天天草,天天做天天爰夜夜爽,日本爽视频,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一级毛片
  • <acronym id="aqquo"><optgroup id="aqquo"></optgroup></acronym>
    <legend id="aqquo"></legend>
    <sup id="aqquo"></sup>
  • <blockquote id="aqquo"></blockquote>